中国视窗直播

香椿的味道

2019-04-14 17:25:09    来源:中国视窗    

乡下老家,有许多香椿树,有零零散散地点缀于乡村各个角落的野生椿树,亦有各家各户庭院里栽种的香椿树,一年一年滋生繁衍。

当春风温暖的让我彻底脱去冬衣的时候,那香椿也就该发芽了。我从小最爱吃香椿,总是一天三遍地看着房角那棵香椿树发呆,真想早日拿着钩子扒下嫩嫩的芽子吃个够。可我急,树不急,整日挺着干枯的枝丫在蓝天中显着它的沧桑与稳重,迟迟不吐芳香。

一个灿烂的午后,忽然在风中嗅到了丝丝清香。迫不及待地跑到树下,踮着脚尖,寻找蓝天中闪出的那些暗红。找到了!一簇簇短短的嫩芽子,不知何时已经在干瘪的枝尖绽开了笑脸,从高至低,错错落落地像是给这位老者扎上了灵动的蝴蝶结。将积蕴一冬的热情完美释放在这个春天里了。那嫩嫩的芽子,被阳光穿透成靓丽的紫红,闪着淡淡的油光,在湛蓝作为底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耀眼、温情。一时间觉得香椿芽就是春天,春天就只有香椿芽。

春风催荣了万物。不出几日,香椿芽已经长成了小丫头的冲天小辫儿,竖在房角的长杆儿终于派上用场了。用铁丝弯成一个钩,绑在长杆上,就可以去扒那些垂涎已久的香椿了。站在房顶,长长地举起杆子,将那些可爱的芽子引入铁钩里,然后猛地一拧杆把儿,只听脆脆的“叭”的一声,一簇香椿就应声飘落下来。不一会儿,香椿已经散落一地。于是便怀抱这些香椿,吵着嚷着让母亲给做“香椿炒鸡蛋”。母亲只是笑笑说:“就喂了两只老母鸡刚下了两个蛋,要留给你姥爷吃。”姥爷年纪大了,还常去菜园种菜,况且还有在地里辛勤劳作的父亲。我不要香椿炒鸡蛋了,母亲便把香椿洗净,用开水焯了一下,撒上一点儿盐,啃一口窝窝头,吃上一口拌香椿,味道美极了。有时吃红薯面压饸饹,放上香椿及汁液,也是香甜可口。生活条件逐渐好转,母亲便给我们兄妹炸“香椿鱼儿”吃,把这些香椿一片叶子一片叶子的择好、码好,然后洗净放在盆里用温水加盐腌一下。这时,母亲便可以腾出手来准备面糊了。在碗里打两个鸡蛋,放入适量的面粉和水搅匀,直至能在筷子上拉出丝来就可以了。烧开油,取出腌好的香椿在面糊里裹一下,迅速放入滚烫的油锅里,只听“吱啦”的一声,那裹着面糊的香椿,顿时翻滚着膨胀起来,成了焦黄颜色。一直站在旁边的我,早已被锅里的“香椿鱼儿”惹得大咽口水了。一出锅,就用手抓起来吃,烫的我直跺脚摇手。母亲乐了,拿出碗盛好递给我,便与弟弟妹妹们乖乖的坐在灶前,吸溜吸溜的吃几大口,抹一把嘴,跑着玩去了。

一茬一茬的香椿吃下来,夏天已进,香椿已不能用来炸着吃了。我对香椿的热情也淡了下来。可母亲却去摘那些稍微嫩一些的叶子,切碎晒在太阳底下,说是晒干后还可以吃。我不信,这怎么吃?炎炎夏日,母亲便取出那些干香椿,放在锅里用油炸一下。然后伴着黄瓜丝里放上醋,浇在凉水浸过的面条上,一碗清凉喷香的凉面吃过,夏日的炎热一下子就在香椿的清香里消失了。这种干香椿,只要保存得好,可以吃一年,直到又吃上那暗红的嫩芽。

母亲知道我爱吃香椿,因此总是在春天里给我捎来嫩香椿芽,软嫩到可惜,可母亲却说这样的才好吃;过几天又会捎来一大包干香椿。于是我就一年都能吃到香椿了,生日长寿面里浇上油炸香椿,那味道真是特别透了。让我再一次感受到珍藏在香椿里春天的味道和母亲慈爱之情。

母亲离开我们三年了,再也吃不到母亲“炸香椿鱼儿”了。每每回到老家,站在院子中央,凝望着那颗老香椿树,回忆着一幕幕儿时的影子。品尝着香椿的味道,仿佛又回到孩提时代,又回到了母亲身边。

香椿的味道会陪伴我一生。

[责任编辑:张瑞超]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京ICP备14061886号-3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