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衡水市枣强县柳洪昌:抢救仇人的故事

2019-09-26 11:04:03    来源:中国视窗    作者:柳洪昌

  这是发生在我的老家,河北衡水市枣强县恩察村南街。

  金贵爷爷和风珍叔是一墙之隔的邻居。二人都姓赵,且同宗同族,可他们却是仇人。起因是金贵爷爷翻建老房子时,两家因宅基地发生了殴斗。当年风珍叔弟兄四人,个个年轻气盛,金贵爷爷虽说人高马大,但五个儿子尚幼。他一个人势单力孤,被兄弟四人打断了腿骨。为此两家还动了官司,结下了冤仇。

  金贵爷爷有杀猪的手艺。每逢过年,一进腊月十五,乡亲们就都争相请他帮忙杀猪,以便提前备好供品酒菜。因为村大户多,各家又都愿抢在小年之前把猪杀了,时间排得很紧。好在金贵爷爷脾气好,谁找他,他都乐此不疲,笑着答应:“好!好!我保证在小年之前,把你家的猪杀了,还要给您分割好!行不行?”金贵爷爷杀猪从不要报酬,有的人家觉得过意不去,就会割一块肉给他。这个时候的他,就会乐呵呵地说:“肉我不要了,你就给我两个猪蹄子,一个猪尾巴好了!”

  进入80年代,他的五个儿子都已长大成人,像金贵爷爷一样,个个虎背熊腰,有把子力气。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他家在耕种20多亩责任田的同时,又重操旧业,做起了杀猪卖肉的营生。整天忙着买猪,杀猪,赶集,卖肉。很快,他们家便成为那个年代,村中第一个拥有拖拉机的富裕户。

  1987年的冬天,连续下了两天的雪,居然停住了。原野上,房子上,树木上,都盖上了皑白的雪层。马路上南来北往的车辆留下了深浅不一的车辙痕迹。金贵爷爷和他的俩个儿子,在大营集市上卖完了肉,便高高兴兴地开着那辆新的拖拉机往家走。在经过新屯村西的一个路口时,老远就看见一辆毛驴车,连同一车杂木翻扣在了沟里,一个壮汉被压在泥雪地里挣扎。因为货物太重,毛驴也被压在了下面趴着动弹不得,情况十分危急。

  金贵爷爷见情况不好,向开车的三儿子喊道:“快!快停车!”还没等拖拉机停稳,他就急忙跳下车,抢到沟底去救人。可等他走近一瞧,不免使他大吃一惊,竟脱口说道:“啊!是你?”只见那满脸泥汗的壮汉不是别人,正是前些年将他打残废的仇人风珍叔。他瞬间愣住了,十五年前那被暴打的情景仿佛又浮现在眼前。

  风珍叔被压在车下挣扎无果的情况下,一直祈盼着有好心的路人前来施救。当听到有拖拉机停下,并有人走近的声音时,他的心一阵狂喜一一终于有贵人来搭救了。可他做梦也不会想到,站在眼前的居然是仇人和他俩个高大壮硕的儿子,他顿时害怕了,立刻绝望地放弃了挣扎。

  金贵爷爷见他嘴嗫嚅着,听不清他说了句什么,但看到了他那愧疚绝望和乞求的眼神。

  面对着眼前的情景,金贵爷爷没再多想,急忙招呼俩个儿子过来帮忙。他凑近风珍叔,告诉一身泥巴的仇人,你不用怕,我来帮你。他弯下腰,让俩儿子一齐下手,喊着1,2,3——抬!,俩儿子奋力抬起车辕子的同时,他两手用力把风珍叔从车底下拉了出来。随后,父子三人又齐心协力将车翻过来,当最后把毛驴也拉起来时,发现风珍叔的腿受伤了,无感地吊垂着,已不能动弹。直觉告诉他,应该是压断了。他二话没说,一挥手,将风珍抬上了拖拉机,嘱咐小儿子守着驴车,他和三儿子拉着风珍叔直接奔向了枣强县医院。

  风珍叔当天傍晚才见着他的家人,将事情的经过讲给他年迈的父亲听。老父亲脸上堆满了感激之情,长叹一声,惭愧地说:“还是你们金贵叔人品好!宽宏大量,不计前嫌。仇归仇,事归事,在咱们遇到灾难的时候出手帮了咱,咱们永远不能忘记。一定要辈辈牢记,代代感恩啊!”

  现在,金贵爷爷和风珍叔弟兄四人,都已相继去世。但两家人的后代早已实现了前辈的心愿。相互帮助,亲如兄弟。

  在他们两家的影响下,整个恩察南街形成了民风淳朴,邻里合睦,一家有难,众人来帮的和谐风尚。方圆十里八村的人们交口称赞。
(作者:柳洪昌,来源:衡水市湖城文学)

[责任编辑:张东振]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京ICP备14061886号-3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9754号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