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视窗直播

“我在地下有灵时刻是望着中国革命成功,而你是这中间一个努力工作的战斗员!”四川革命烈士诗文· 刘愿庵

2018-03-29 15:37:32    来源:四川党史    

“我在地下有灵时刻是望着中国革命成功,而你是这中间一个努力工作的战斗员!”四川革命烈士诗文· 刘愿庵

刘愿庵(1895—1930):原名孝友,字坚予,陕西咸阳人。早年在川军任职。1923年在成都参加恽代英组织的“学行励进会”,接受共产主义思想,并到泸州、宜宾组织马克思主义学术团体。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中共成都特别支部书记、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长、省委代理书记、书记等职。1928年5月赴莫斯科参加中共“六大”,并选为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1930年5月5日被国民党四川地方军阀逮捕,5月7日在重庆英勇就义。

七言

青春理想解民愁,入蜀追求党自由,

信仰不同行吾路,桃源有道贯神州。

给妻子的遗书(节录)

我最亲爱的:

久为敌人所欲得而甘心的我,现在被他们捕获,当然他们不会让我再延长我为革命致力的生命,我亦不愿如此拘囚下去,我现在是准备踏着我们先烈们的血迹去就义。我已经尽了我一切的努力贡献给了我们的党,我个人的责任算是尽了。所不释然于心的是此次我的轻易,我的没有注意一切技术,使我们的党受了很大的损失。这不仅是一种错误,简直是一种对革命的罪恶,我虽然死,但对党还是应该受处罚的。不过我的身体太坏,在这样烦剧而受迫害的环境中,我的身体和精神,表现非常疲惫,所以许多地方是忽略了。但我不敢求一切同志原谅,只是你——我的最亲爱的人,你曾经看见我一切勉强挣扎的困苦情形,只有希望你给我以原谅,原谅我不能如你的期望,很努力的、很致密的保护我们的阶级先锋队,我只有请求你的原谅。

对于你,我尤其是觉得太对不住你了。你给了我的热爱,给了我的勇气,随时鞭策我前进、努力;然而毕竟是没有能如你的期望,并给与你以最大的痛苦。我是太残酷地对你了。我惟一到现在还惟一自慰的,即是我曾经再四的问过你,你曾经很勇敢的答应我,即使我死了,你还是——并且加倍的为我们的工作努力。惟望你能够践言,把儿女子态的死别的痛苦丢开,把全部的精神,全部爱我的精神,灌注在我们的事业上,不要一刻的懈怠、消极。你必须要象《士敏土》[1]中的黛莎[2]一样,“有铁一样的心”。

我如此算了,我偶然想起,觉得有点可惜,我的某部分过人的精神和智能,若是不死,对于我们的工作,是有许多贡献(虽然我一方面有许多弱点)。然而现在是不可能了。我饱受了一切创痛,我曾经希望我们有一个小宝宝,我当以我的一切经验教育他,指导他,使他成为一个模范的“布尔什维克”,现在也尽成虚愿了。所惟一希望的,惟一你,我唯一亲爱的人,我的同志,希望你随时记着我的一切,记着我某一些精神和处理工作的作风,继续我的工作,同时也随时记着我的一切弱点,我俩共同的弱点,努力去纠正——挽救我的罪过。

关于你的今后,必须要努力作一个改革的职业家,一切去教书谋生活等个人主义的倾向,当力求铲除,这才算真正的爱我。假如我死后有知,我俩心灵唯一的联系,是建筑在你能继续我们的工作与事业,而不是联系在你为我忧伤和忠诚不二上面。这是我理性的自觉,决不是饰词,或者故意如此说,以坚你的信爱,望你决不要错认了!对于我的家庭,难说,难说,尤其是贫困衰老的父亲。整个社会无量数的老人在困苦颠连中,我的家庭,我的父亲,不过无量数中之一份子而已。我的努力革命,也何尝不是为此。然而毕竟对于家庭、对于父亲是太不孝了。社会是这样,又复何说。此后你如有力,望于可能时给父亲以安慰和孝养,尤其是小弟妹,当设法教之成立,这是我个人用以累你的一件事。不过对于我死的消息,目前对家庭,可暂秘密不宣,你写信去说我已到上海或出国去了,你随时捏造些消息,去欺骗父亲好了;不过可怜的父亲,是有两个儿子[3]的生或死,永远不能知道了。

望你不要时刻想起我,尤其两年来一切同居的快乐,更不要无谓的去思量留恋,这样足以妨害工作,伤害身体,只希望你时时刻刻记起工作,工作,工作。

我被捕是在革命导师马克思的诞生(日)晨九点钟。我曾经用我的力量想消(销)毁文件,与警察殴斗,可恨我是太书生了,没有力量如我的期望,反被他们殴伤了眼睛,并按在地下毒打了一顿,以致未能将主要的文件消(销)毁,不免稍有牵连,这是我这两日心中最难过的地方。只希望同志们领取这一经验,努力军事化,武装每个人的身体。

我今日审了一堂,我勇敢的说话,算是没有丧失一个布尔什维克主义者的精神,可以告慰一切。在狱中许多工人对我们很表同情,毕竟无产阶级的意识是不能抹杀的,这是中国一线曙光,我们的牺牲,总算不是枉然的,因此我心中仍然是很快乐的。

再,我的尸体,千万照我平常向你说的,送给医院解剖,使我最后还能对社会人类有一点贡献,如亲友们一定要装殓费钱,你必须如我的志愿与嘱托,坚决主张,千万千万,你必须这样,才算了解我。

我在拘囚中与临死时,没有你的一点纪念物,这是心中很难过的一件事。但是你的心是紧紧系在我的心中的,我最后一刹那的呼吸,是念着你的名字,因为你是在这个宇宙中最爱我、最了解我的一个。

别了,亲爱的,我的情人,不要伤痛,努力工作,我在地下有灵,时刻是望着中国革命成功,而你是这中间一个努力工作的战斗员!

你的爱人死时遗言

五月六日午后八时




[1] 《士敏土》:苏联早期小说。通过一个士敏土工厂的斗争生活,反映了苏联十月革命后向社会主义过渡时期的知识分子、城乡关系、国家机构、群众与领导等问题及其在苏联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逐一得到解决的情况。

[2] 黛莎:《士敏土》一书的女主人公。

[3] 两个儿子:指刘愿庵同志及其七弟刘孝祜。刘孝祜烈士先刘愿庵烈士一年牺牲。

给姐夫的遗书

竹虚[1]大哥赐鉴[2]:

弟之行动始终不能为兄赞同,而弟亦不能如兄历年谆谆劝告放弃工作。然而兄始终对弟之爱护有加,及对于舍间[3]之照拂,实永藏心中不敢或忘。兹当永诀,念及今世不能有所图报,实深歉仄。所可以自慰者,此身纯为被压迫者牺牲,非有丝毫个人企图,素为兄所深知,必能谅解,而不致如一般伧夫走狗之责毁,或者此亦所以报德者也。舍间状况不待言而为兄所尽悉,敢以累兄时加顾助,以待弱弟妹之成立。此外弟孑然一身,毫无系累,亦别无所求。至弟之尸体,已嘱送之医院解剖,以尽我最后对人类之贡献,万望勿加阻止,虚耗金钱。寄弟妇遗函一封,务请设法转寄,勿任遗失,至所盼望。弟之死耗,对舍间务请秘密,勿使老亲知之,即以弟已出川代为掩盖。四姊处亦望劝其勿过悲伤,人生谁不有死,弟今日之死,虽不能说成仁取义,亦较困死牖下多多矣。

临颖伧(怆)神[4],欲言不尽,即颂起居多福,诸维谅察。

弟友遗书




[1] 竹虚:刘愿庵烈士的姐夫,已故。

[2] 赐鉴:旧式书信套话,表示请人看信。

[3] 舍间:谦称自己的家。

[4] 临颖怆神:颖:笔头。怆,悲伤。提起笔来写信,心里很难过。

“我在地下有灵时刻是望着中国革命成功,而你是这中间一个努力工作的战斗员!”四川革命烈士诗文· 刘愿庵

刘愿庵给姐夫的遗书手迹

“我在地下有灵时刻是望着中国革命成功,而你是这中间一个努力工作的战斗员!”四川革命烈士诗文· 刘愿庵

位于成都市的刘愿庵住地旧址

赏析

刘愿庵,1895年出生在陕西省咸阳市,自幼随父入蜀并寓居成都。除辛亥革命爆发后短暂赴南京参加学生军以外,其革命生涯基本上都在四川度过。在恽代英的影响下,刘愿庵1923年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其所作的七言诗,便是其革命思想和政治理想的形象表达。作者认识到,解除“民愁”和追求“自由”是革命的主要目标,而要实现革命理想,完成革命任务,就必须要毫不动摇地坚持马克思主义信仰和立场,只有这样才能建立没有剥削压迫,人人自由平等,人民幸福安康,国家独立自主的新中国。

刘愿庵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仰和对中国共产党的绝对忠诚,在此后的革命生涯中亦有诸多体现。在被捕后,军阀刘湘因赏识其才华,故许以重金和要职诱其脱离中共,刘愿庵却丝毫不为所动。临刑前,刘愿庵秘密留下两封家书,一封是写给时任中共四川省委委员的妻子周敦琬的,另一封则是写给时任刘湘部下师参谋长的的姐夫周竹虚。在给妻子的信中,刘愿庵首先对自己工作疏忽而引发的“浩池街事件”进行了深刻检讨。这一事件直接导致穆青、程攸生、邹进贤等四川省委主要领导身份被曝光,给党的事业造成了重大损失。其次,面对既是战友又是伴侣的妻子,刘愿庵并未表现出太多的儿女情长,而是希望妻子以更多的热情投入到革命工作中,将对亡夫的思念转化为前行的动力。再次,在遗书中,刘愿庵也表现出作为人子而未能尽孝的歉疚。共产党人也有自己的家庭,也有对父母妻儿深沉的爱,然而为了身后数万万同胞不再吃苦受难,共产党人必须身先士卒,勇于奉献,敢于斗争,敢于牺牲。面对“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兄长周竹虚,刘愿庵一方面感恩于对方在生活上对自己的多般照顾,另一方面也表达了一位共产党人至死不渝的信仰:“此身纯为被压迫者牺牲,非有丝毫个人企图。”

[责任编辑:秦艳]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京ICP备14061886号-3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