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视窗直播

愿和祖国一起受苦:中国化学研究开拓者,出身名门,却卖肥皂教学

2018-04-15 19:23:14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文 | 郭晔旻

“挂布分屋共容膝,岂止两家共坎坷。

布东考古布西算,专业不同心同仇。”

——华罗庚

上面这首小诗,是当代著名数学家华罗庚先生在西南联合大学数学系担任教授时所写的。当时,从英国回国的华罗庚居无定所,住在昆明北郊陈家营的闻一多先生便热情邀请华罗庚一家与他们同住。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厢房,中间只用帘子将闻家八口和华家六口隔开,开始了对两家人来说都是毕生难忘的隔帘而居的生活。后来因为实在拥挤不堪,华罗庚只好在西郊普吉附近找了个牛圈,用最便宜的价把牛圈上头用来堆草的楼棚租了下来。牛住下头,他们一家人住上面。这其实并不是华罗庚一人的遭遇,但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中,西南联大“群星璀璨”并且走出了众多领域的先驱和大家。联大数学系有最著名的“数学三杰”——华罗庚、陈省身、许宝騄教授;物理系先后培养出杨振宁、李政道这样享誉世界的诺贝尔奖得主及邓稼先、朱光亚等“两弹元勋”;化学系也取得累累硕果。

愿和祖国一起受苦:中国化学研究开拓者,出身名门,却卖肥皂教学

西南联大时代的杨振宁(后排右一)

杨振宁虽然是物理系毕业,在刚入学时,却属于化学系。西南联大恶劣的“战时”条件,同样影响到了化学系的正常运行。西南联大化学系由清华、北大和南开三校化学系合组。清华和北大两化学系阵容很强,名教授云集。杨石先被选为系主任。学生中传说,是因为他具有大将风度,公正地协调原来三校的教师,使之同舟共济,实在难能可贵。虽然面临经费短缺、设备简陋等困难,但在杨石先的正确领导和组织下,化学系全体师生员工群策群力,在1939年就把有机化学与物理化学的实验室因陋就简地建设起来。

虽说如此,当年化学实验室的条件之差,仍然令今人无法想象:有机实验,用做饭的炭炉子加热。没有自来水做冷凝水,就用两个小铁皮槽,一个放在实验桌的架子上,一个放在桌上,打上一槽水,不断地将水往上槽舀,保持冷凝水长流畅通。甚至分析化学实验室没有足够的蒸馏水,学生只好把井水煮沸过滤代替蒸馏水。此外,日军对昆明的不时空袭,对于化学系的影响也特别大,一放空袭警报,师生就得疏散到野外,半天上不了课。由于空袭,实验时间减少了,在课堂上讲实验,学生缺乏实践,常不能领会。尽管课后捧着大厚本的参考书苦念,还是难以理解。

愿和祖国一起受苦:中国化学研究开拓者,出身名门,却卖肥皂教学

西南联大化学系教授曾昭抡(后排左四)率领化学系学生赴当地工厂考察时留影纪念

即便如此,化学系教师的水平与联大其他系一样,依然是当时国内第一流的。著名生物化学家邹承鲁院士日后回忆:“西南联大的传统就是:越是普通的课,越是有名的大师教。系主任就教普通化学。我上普通物理课,是吴有训教;微积分课,是杨武之教。”联大化学系的教授们大都是20世纪30年代从欧美公费留学归来的。他们带着先进的科学知识、振兴祖国的决心归国。1934年赴美,到麻省理工学院从事科研工作的黄子卿就是一个例子。麻省理工学院化学系主任,以及芝加哥大学原子能研究所的领导人,都想留下风华正茂的黄子卿,并劝他说:“你的祖国正像一只破船在风雨中飘摇,哪里会有美国这样好的研究条件?”黄先生回答道:“我愿和我的祖国一起受苦。”这个回答真是掷地有声。抗战开始后,黄子卿随校南迁,来到昆明,任教于西南联大。他日常穿蓝布长衫、布鞋,走路时仪态严肃,目不斜视;对待教学非常认真,生活却很清苦。他每周教学工作量高达36小时,但每次回家因无钱坐车,要步行一个多小时。这就是西南联大的教授,这就是中国的脊骨挺直的知识分子!

愿和祖国一起受苦:中国化学研究开拓者,出身名门,却卖肥皂教学

设于昆华农业学校的化学实验室。

到了抗战后期,化学系教师们生活也愈渐艰苦。譬如高崇熙教授善种花,就种植了一大片剑兰来卖。有的教授家中在遇到特殊困难时,甚至由夫人摆摊卖旧衣物。有的则去中学兼课,以谋升斗。唯独曾昭抡另有其法。他是我国化学研究工作开拓者之一。1920年在清华学校高等科毕业后赴美学习,1926年获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博士学位,同年回国任中央大学化工系教授兼系主任。1931年任北大化学系教授、系主任。在西南联大任教时,曾昭抡充分发挥专业特长,帮人开了一个肥皂厂,制造肥皂出售,算是教授中间的“富翁”了,每月家里总能吃上几顿油荤。可顾了吃顾不上穿,上课的时候脚上的皮鞋常常破着几个洞,“肥皂专家”也只能无可奈何。

这位曾昭抡算得上是名门之后。他本人是前清名臣曾国藩的曾孙;他的妻子俞大纲则是重庆政府兵工署署长、后来的军政部次长俞大维的妹妹,同时也是曾国藩的曾外孙女、陈寅恪先生的表妹。此公实在是位奇人,在西南联大,他是化学系开课门类最多的教师,包括有机工业化学、无机工业化学、国防化学、立体化学和糖化学。后来还有人回忆,“曾昭抡能文能武,文章下笔千言,有求必应,对军事学也有特别研究。有一次公开演讲,他推断当时欧洲战场盟军登陆地点和时间,深得某盟军军事专家的推许。后来盟军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登陆的时间与将会开辟第二战场,时间仅差两天,而地点则完全相同。”其中是否有夸张之词,今日自然已无从得知。

曾昭抡授课也别有风格,讲课内容丰富,可是板书很乱,几乎把黑板的角角缝缝都写满了。虽然如此,西南联大的学生还是喜欢这位淳朴谦和的教授,因为他很容易与学生打成一片。

[责任编辑:秦艳]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京ICP备14061886号-3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