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尖草”般的生长奇迹

2022-06-09 14:57:04    来源:中国视窗    作者:叶水涛

  名不见经传;积淀不厚,质量不高,排名靠后,对衡水二中来说,这些都是事实。不过,难道衡水二中就是落后的宿命,永远得背负薄弱学校的枷锁?“知耻而近乎勇”,坚冰需要打破,航道需要凿通,衡水二中需要扬帆起航,作为一名新任职的校长,秦海地有非常热切而强烈的愿望。然而,现状如何突破,如何才能走出困境?后来,衡水二中是怎样走出了困境,怎样创造了奇迹?“夫战勇气也”,秦海地认为,首要任务是鼓舞士气,扫除横亘在二中人心头怯懦的阴云,培植全体二中人勇敢面对挑战、奋力走出低谷的共同信仰。教师需要建树一种信仰,学校发展需要有价值导向,有理想目标的定位。在第一次全体教师会议上,秦海地慷慨陈词:“置之死地而后生。二中的兄弟姐妹们,身处教育强市——衡水,我们不存则亡。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我们二中人要用铮铮铁骨,不畏艰险、不惧强手,冲出低谷、跨越发展,用最短的时间,把二中打造成全国名校。”

  衡水市是四线城市,经济欠发达,当年交通也不便利。且不说在全国、全省默默无闻,即使在衡水市,12所省级示范性高中学校中,二中也是最没有家底、最没有实力的,与全国名校无异天壤之别。校长的宏论,大可放言无忌,但这理想和抱负,是否太浪漫,太不切实际,太不接地气?校长自可慷慨激昂、信心满满,但老师呢,会受鼓舞,会被打动吗?类似的动员报告,许多学校、许多校长,他们可能都会做,以中国幅员之广大,演讲时热血沸腾的校长,决计不会少。然而,如衡水二中教师这般被鼓动起来的、忘我投入的、进而努力拼搏的,实在是非常的鲜见。诚然,二中教师开始也疑惑,也信心不足,可能也就听听而已——“这可能吗? ”秦海地说:“我仿佛听到了教师们的心声”。然而,终究老师们被鼓动起来了,他们听从校长,追随校长;他们相信未来,投入工作——以奋斗的姿态。他们相信——坚信不疑;他们投入——整个身心;他们奋斗——锲而不舍。秦海地的演说为何有这样的效果?是因为他的口才?是一种情绪的感染?是的,但不全是。反之,校长的报告、演说和号召,之所以收效甚微,最为关键点不外是:其一,宣传者自己也不相信;其二,提倡者自己不能身体力行;其三,虎头蛇尾: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因而,出色的演讲的确可以鼓动于一时,但很难转化为持久的精神推动力。衡水二中则不然,教师的自尊被激发,心中奋斗的火焰被点燃。

  “相信我们,一定可以!”秦海地说,“二中已经具备了发展的潜能,唯一缺乏的其实是一种精神。”人最需要的是一种志气,“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学校最需要的是一种精神,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秦海地说:“我告诉自己,若要逆势突围、由弱变强,就要培植学校的精神文化,营造学校的精神氛围,冶炼学校的精神风骨。”要教师相信,前提是校长自己相信;要告诉教师的,校长先要告诉自己。办一所全国名校是宏伟的目标,但前进之途须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不停息,不松劲。好大喜功、急功近利,这是领导者的大忌。“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秦海地说:“要建设一流名校,就要从校园文化到课堂教学,从环境打造到育人细节,各项工作、各个细节必须精耕细作、勤耕不辍。”他认为,只有这样,才是抓住了根本。显然,校长有清醒的认识,学校才有正确的定位,有可持续的发展。恰如马克思所言,理论只要彻底,就能征服人心。校长高瞻远瞩,教师才能看到前行的方向;校长身体力行,教师才会心愿悦服地追随。

  在神秘的非洲草原上,有一种毛尖草,被称为“草地之王”。秦海地给老师们讲述毛尖草的故事——好长一段时间内,它只有一寸来高,长得稀稀疏疏,丝毫谈不上高大茂盛。在长达6个月的旱季里,它几乎是草原上最矮的草,毫不起眼,人们甚至看不到它的生长。然而,随着雨季的来临,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毛尖草每天长高一尺半,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地生长。三五天的时间内,它就会拔地而起,长到一米六至两米高,且成片成片地长,就像一堵突然竖起的墙,让人感到无比震撼!科学家考察发现:毛尖草的根,竟然长达28米。原来,在漫长的旱季,毛尖草也在一刻不停地、以不被人觉察的方式生长。它的成长不是在地上,而是在地下。或许,这恰恰是毛尖草成长的智慧——在整个漫长的旱季,它都隐身地下,默默地积攒能量,一旦雨季来临,它便会尽情地挥洒生命的激情,彰显它的王者风范。大自然是神奇的,人类社会同样是神奇的,成长的奇迹二者常常是相通的。秦海地说:“任何一所学校的崛起与发展, 尤其是薄弱学校的发展,都不会是轻而易举的事,都要像毛尖草一样经历一个漫长的、不为人知的、默默地积蓄能量、强本固基的过程。”是的,天上不会掉馅饼,世上也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

  毛尖草的故事深深地打动每一个老师,毛尖草近乎成为衡水二中的图腾,不是因为抽象深奥的哲理,而是形象生动的故事。列夫·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妮娜》开头的那一段话:“‘幸福者’都是相似的,‘不幸者’各有各的‘不幸’。” 这段话人们比较熟悉,但真正领会的人未必很多。“幸福”指日常的物质生活,是常人所向往的。这种幸福是富足和安逸的,然而又是庸常而平淡的。“不幸”意味着各种窘迫和烦恼,各种危机与苦难,引发人思考、抗争,带来生活的各种体验,因而,会有丰富的人生故事。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没有描写和歌颂庸常之幸福的,几乎写的都是生活中的困窘和挫折,这不是消极,恰恰是真实的人生。通过故事的叙述,作家写出生命的自我超越,通过故事的阅读,人们可以获得思想的升华和精神的净化。人不一定都成为诗人或文学家,但可以有诗人和文学家的气质,有属于自己的人生故事,让自己的生活有生命的质感。人不可能都成为哲学家,但可以像哲学家那样思考,如苏格拉底所言,“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从而有职业和生命的自觉。作为教育者我们可以多阅读伟大的经典,让自己的人生故事能与作品相呼应;多思考形而上的问题,如真正意义上的哲学家、思想家那样,理性地对待人生中难以控制的挫折,穿越各种烦恼与纠结,追求更为重要的事业,诸如,把学生培养成一个善良、正直的人,让他们在未来的生活中有更多的选择和更好的发展,进而为祖国与人类做出更大贡献。

  如果说“善良”是人的一种宝贵品德,那么,“自强”则是人的一种宝贵素质。如果说没有爱就没有教育,那么,如果没有自信和自强,就决计不能成为一位好教师。“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教师没有自信,不能自强,就很难带出志存高远的学生,培养出攻坚克难的顽强精神。秦海迪认为,培养教师的自信,必须见诸教师的自强。所谓“自强”,即通过自身不折不挠的努力,向着美好、崇高的人生目标积极进取,这是非常宝贵的人生姿态和人格品质,它不仅是教师品德铸就善良的基础,也是事业有所作为的保证。教师教书育人、为人师表,如果不思进取;学校以立德树人为使命,如果得过且过、因循守旧;校长为学校的灵魂,倘若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无所作为。那么,这不仅是对社会的一种伤害,对国家的一种危害,而且也辜负了自己的生命,人生失去意义。衡水二中是怎样崛起的?秦海地告诉我们说:“学校首先强化了‘超越永无止境’的校训文化,在爬坡迈坎、负重前行的过程中,率先给二中师生强筋骨,注入自觉、自信、自强的崛起意识。”由此,滋养与孕育了“二中风骨”——越是“不可能”,越要做成功;越有艰难险阻,越要迎难而上;越是不可逾越,越要再造巅峰。秦海地说:“这种超越文化,成了学校文化的精神内核,并转化为巨大的力量,指引着我们克服生源难题、突破发展瓶颈,在绝处中求得生存、在夹缝中求得发展、在发展中求得超越。”衡水二中,一所如毛尖草般的学校,创造了令人惊叹的生长奇迹。

  (作者叶水涛系江苏省教育学会副会长)

[责任编辑:张东振]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北京特派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4061886号-3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9754号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