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视窗直播

学书法的那些事

2019-01-09 14:36:09    来源:中国视窗    

大约在八九岁的时候,暑假里的一天,我被父亲连拖带拽地“逼进”了县城里小有名气的少儿书法培训班。

书法班坐落在一个大院子里,矮矮的几间破旧的砖房子没有空调,几台老旧的吊扇在咿咿呀呀哼唱着,毒辣的太阳一晒,整个班里弥漫着墨汁和旧报纸的气味,说香当然不是香,说臭倒是有一点。大大小小的孩子系着围裙,脸上手臂上全是汗渍、还有擦痕留下的墨迹。他们握着毛笔,直直地立着,一笔一划,一轻提一重捺,平静而又认真。父亲把我拉到一位五六岁的胖胖小姑娘身边,只瞅一眼,我便撒腿就跑:“天哪,这字也太好看呐!我可写不出来!我怎么可能写出来?这一对比可太丢人了,赶紧溜!”我撒腿往教室狂奔,被父亲追到的我,局促地站在太阳下哇哇大哭,父亲连问我为什么跑为什么哭,我却答不上来也不愿答上来。终于,父亲似乎看穿了我的胆怯,但这仍不能阻挡他把我拽回屋子,甚至还强迫我写上几个字,那毛笔在我的手中似铅笔又似竹筷,握高还是握低,食指在上还是拇指在上,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可是个世纪难题。

之后父亲和老师是如何联合起来“逼迫”我的,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从那个午后,我便开始一遍一遍没休没止地划横杠和竖线。

书法班的老师是一位残疾人,在一次工伤之后失去了两只手和小臂,从此开始用嘴含着毛笔苦习书法,楷、隶、行、草、篆样样精通、字字飘逸,成为县城里家喻户晓的书法家,荣获了大大小小的荣誉不计其数。记忆中老师的胳膊肉肉的,上面还有很多伤疤,虽然少了一部分,但却一点也不可怕,很灵活,甚至还可以用两只残缺的胳膊夹着毛笔写出同样俊秀的字。而且打小孩的头依然很痛。

整个暑假几乎都在练字中度过了。每天父亲来书法班接我回家时,总要先“检阅”一下当日的成果,每天一幅字似乎已成为我和父亲的约定。某天父亲一如往常地要求我把写字的作业拿出来,我磨磨唧唧掏出老师才教的作业------临摹“振兴中华”的四个大字,父亲的眼睛里似乎有光一闪而过,他催促着我赶紧跨上他的摩托车,急匆匆地带我去见爷爷,说要给他老人家瞧一瞧。我一路上都在试图说服父亲:我的字还没到可以给别人欣赏的程度,我的字还需要再练一练,我的字还不够端正漂亮......可惜这些话如同当时呼呼的风从父亲的耳边吹走了。那时的爷爷已经因为脑血栓而不能挥墨书写了,但我一直都听说过爷爷的毛笔字在老家可是小有名气。我心虚又胆怯地拿出我的“振兴中华”,爷爷看了很久,没有夸奖我,只是问我你知道什么是振兴中华吗?我哪里知道,只知道这四个字中有三个笔画可真多!我摇摇头。爷爷说这是让你好好学习,将来报效祖国,振兴我们的国家。嗯嗯嗯!我一边敷衍地点着头,一边转身看着电视里的武打片,这一转身就再也没能明白将来要如何报效我们的国家。

到了第二年的岁末,父亲开始鼓励我写春联儿,我自知这字还没到写春联儿的水平,可父亲似乎非常有信心。他买来红纸,给我找好内容,看着我一副副地书写、晾干、收卷,好不快乐,好似比过年还要让人开心。甚至他联系好姑姑家,免费往外送,不收成本钱还送货上门,只要你贴我就让咱闺女写。这赔本的生意是越做越大,周围的邻居也开始主动邀稿,红纸一张张地买,春联儿一卷卷地送,一连好几年,咱家那块儿墙上都贴着我的毛笔字儿!

时光飞逝,15年的光景一晃儿就过去啦。已经好些年不碰毛笔了,当年满是墨迹的围裙、冒充墨盘的烟灰缸、印着“喜之郎CC”的书包早已不见了踪迹,但学书法那三年的点点滴滴记忆却如同爬山虎的脚深深地扎在我的脑海里,偶尔在梦中出现,那其中的酸甜苦辣如同珍宝供我品味。如今,我的父亲,已是年过半百的“小老头儿”,再也不会强迫我去学习,再也不会检阅我的书法,邀我写对联儿,可是我却对不能像他陪伴儿时的我一样去陪伴他,感到深深的遗憾。(作者:姚远)

[责任编辑:刘玉磊]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京ICP备14061886号-3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