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视窗直播

重庆老人河北衡水哈院疼痛科求医记

2018-11-09 17:58:29    来源:中国视窗    



这些天,在河北衡水市哈院疼痛科,来了几名外地患者,有的来自上海、有的来自成都、有的来自重庆……“李大夫,我现在看上去蛮健康了,谢谢你们!”其中,来自重庆的64岁廖大爷,每次见到疼痛科主任李琳,就激动万分,连连道谢。

廖大爷辗转来到哈院

说起自己的病,廖大爷说,去年3月的一天,突然发现自己右后侧背部和右侧胳膊上长了许多疙瘩,于是来到当地三甲医院皮肤科,被医生确诊为带状疱疹,因医治不及时又发展成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后来,廖大爷来到重庆一家医院,做了一次脊髓电刺激治疗,但效果不佳。这时,廖大爷的病情有些加重,只要身体稍微一动,右侧后背和胳膊下方就会有撕裂般的疼痛。每天忍受疼痛的折磨,廖大爷吃不好,睡不好,不能正常走路,身体每况愈下,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

面对这样的情况,廖大爷开始了他的求医路。查阅资料、上网搜索,得知青岛一家医院治疗带状疱疹很有效果,于是抱着一试的态度来到医院,依然没治好。随后,他又辗转多地,专家对于他的病情最初都表示可以治愈,但多次治疗后病痛依然存在,甚至病情还加重。廖大爷在求医路上,不仅承受着疼痛的折磨,还得四处奔波,“去了那么多家大医院,病都没看好,我已经不抱希望了。”廖大爷说,就在上个月,一个病友群里的病友告诉他,自己在衡水哈励逊和平医院将病治好。这时,廖大爷再次看到了希望,来到了衡水。

治疗有效病痛明显减轻

在哈院疼痛科医生的热情接待下,廖大爷开始了治疗。由于廖大爷的患病处长期疼痛,造成肌肉痉挛、僵硬,李琳主任先帮他做了一次触发点治疗,使其肌肉放松。随后,廖大爷接受了神经阻滞、三氧自体血回输等综合治疗,病情明显有好转,疼痛范围逐渐缩小。7天后,病痛几乎消失。对于自己的治疗非常满意,他不禁对疼痛科的医生们竖起了大拇指:“你们的治疗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国家级水平。”

不断有北京、三亚等外地患者来就医

对于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这个病,李琳介绍,该病是带状疱疹最常见的并发症,属于世界上最难治疗的痛症之一,有“不死的癌症”的恶名。这种疼痛像魔鬼一样折磨着患者,治疗起来非常棘手。若一旦患上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将长期遭受痛苦折磨,神经疼痛明显,寝食难安。“刀割、电击、针刺”都是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形容痛感的常见词,甚至有的患者有自杀倾向。哈院疼痛科不断收治从重庆、上海、北京、成都等外地来的患者,并且纷纷得到了有效治疗。

事实上,来自重庆的廖大爷一直在坚持求医,之所以后遗神经痛会绵延近一年,也和治疗方法的局限有关。对于治疗,李琳总结说“时机要精准,综合及时有效的治疗。”就在记者与李琳主任谈话时,疼痛科又接收了两名来自北京的患者,两人均患有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

患带状疱疹及时治疗很关键

带状疱疹为什么会有神经痛呢?神经是人体最娇嫩的组织,疱疹病毒对神经造成的伤害很难自我修复,可能两三个礼拜过去皮肤上的疱早就治好了,但病毒导致的神经痛没治好,给留下来了,就是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

到了这个时候,治疗可能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所以,一旦发现自己得了带状疱疹,不仅要去皮肤科及时就诊,而且要去疼痛科及时“治疼”,更不能误以为疼痛会自愈就硬抗,等后遗痛来了才想着用上止疼药。

目前,哈院疼痛科开展的综合治疗方法包括神经阻滞、医用三氧大自血、疼痛微创介入治疗术等等,多种方法结合,涉及范围较广,对三叉神经、腰椎间盘突出症、颈源性头痛等多种疼痛疾病的治疗效果明显。(作者:夏晓婷)

[责任编辑:张瑞超]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京ICP备14061886号-3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 | 刊登广告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